当前位置:新城APP

误入避难所后,视频博主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:滑稽又无奈

发布日期:2022/12/9 19:56:27 访问次数:357

误入避难所后,视频博主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:滑稽又无奈

12月8日,宝鑫(化名)安全离开了“意外撞见”了五天的避难所。回家的路上,他计划的是“接近人的本能”:剪头发,点一份美味的外卖。自净之后,他去掉了自拍短视频的特效,露出了自己的“真面目”,一个精神抖擞的年轻人。
12月3日晚,一位名为“你的八重镜(破嘴)”的视频博主吐槽了一个短视频,引发网友围观。他讲述了自己的奇特经历:下班后导航到核酸点,却误进了隔离点,成了“送上门”的隔离人。有人质疑这个内容是不是作者为了“目测”而发明的,也有人被视频博主无奈搞笑的经历所吸引,不断“催促”新视频。这个账号的主人是宝信。
这几天出版的《小屋日记》都被宝信用上了画面变形和声音特效。但是,只有一个视频是他发布的时候没有变声的。那是他在12月5日晚对网友做出的澄清:之所以误入收容所,最终决定留在收容所完成隔离——在他的理解中,“这是一个公民配合防疫的严肃话题”。
12月9日,宝鑫隔离后回到公司。解除隔离前夕,他曾向记者回忆自己这几天的“幻想”经历。这是他的故事。
讲述人:宝信(化名)年龄:23职业:电子商务从业者
我先声明一件事。虽然误闯的时候真的很不甘心,但是现在也没有提前结束隔离的想法:到了就安顿下来吧。
从隔离的第一天起,我就想明白了这一点:既然进入了病毒的污染区,留在避难所就是对别人负责,也是对自己负责。
先说说我是怎么偶然进去的:12月3日晚上,下着大雨。下班后,想到需要做一个核酸,就在微信“有标”小程序里搜索了附近的核酸检测点,然后跟着高德地图的导航来到了万荣路上的这个地方。我走进一个小栅栏,走了一条大约50米的直道。那时,我发现通道里没有人。刚开始我还有点庆幸这里没人排队做核酸。当我走出通道时,发现左手边的一个大集装箱里走出几条“大白”,我知道情况不妙!这才发现我的左手边有一排集装箱,看起来像是一个集中隔离点。一开始,这一排集装箱在我的盲区。
这些“大白”拦住我,问我在这里干什么。我如实回答,我是来做核酸的。他们大吃一惊,解释说:“这是收容所,不是做核酸的地方!”
我惊呆了。我向他们道了歉,想赶紧离开。这时我才发现,在这条小路的尽头,其实有一个“大白”在负责看守,只是他当时忙着和送货员说话,没看见我就误闯了进去。
但几个从屋里出来的“大白”拦住了我,说我进入了污染区,需要隔离。我当时很不情愿,撑着伞蹲在地上,给相关部门打电话确认下一步该怎么办。我很认真地对几个“大白”说,“我需要一个明确的答案,是不是今天的孤立。”还好他们通情达理,一直在等我打各种确认电话。我给防疫办和街道打了电话,得到的结论都是——我需要进收容所隔离。
那时候,我没有再挣扎。做好第一个核酸后,我正式把它“收编”进了收容所。接下来的五天,我住在一个集装箱里,我要走几步才能到“里面”。房间也很小,两张行军床,一个卫生间,一个洗手池。不时会有火车呼啸而过的巨响...一切只能满足生存需要。
我打听了一下。我的邻居基本都是“密切接触者”。起初,他们有点害怕被感染,但这种害怕并没有持续很久。那天晚上,我没有冷静下来,于是发布了我的第一个视频,“关于我做核酸,误闯收容所,被隔离五天”。
当时这个视频就“爆”了,大家都在留言区调侃安慰我。看完这些话,我突然觉得不那么难受了。我想到了把自己在收容所的尴尬录下来发出去,打发时间。
辛住在防空洞里。
其实我也不是第一次被隔离了。上海夏天解封的时候,我就被判定有“暗恋”,但我当时去的是一家与世隔绝的酒店,条件比较好。
大约第二天,我收到了一个网友的消息:他们按照我说的方法搜索了标记为核酸斑的船舱,但是没有找到。我感觉这是我“引路”为大家做的一点点贡献。至少我后面的人不会再遇到这种事了,相关部门也很快改正了。
接下来的几天,我基本上放心了。每天都策划几个简单的主题,为大家记录避难所里的生活。我每天记录的主要话题都是一些收容所生活的小话题,比如收容所里的饭菜,收容所里我是怎么洗头的。我也不写剧本。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我要说的话,就开始录音,基本上都是我经历过的。
大家取笑我很多,就是我进收容所时穿的这件白毛衣。因为是意外,我身边没有换洗的衣服,只能24小时穿着这件白毛衣。后来不知道是床单褪色了还是太脏了,毛衣的边角上出现了深蓝色的污垢。
镜头里,你看到的我是一个嘴碎,对生活有点挑剔的人。一方面,这是我性格中真实的一部分,但另一方面,这也有点娱乐性。实际上,我在避难所里相当克制。比如我可以在收容所叫外卖,从大白传进来。进来的那天,点了两份外卖,一包几百块的零食,一瓶洗面奶,还有一些面膜。之后我也有了其他的生活需求,但是想起收容所的工作人员每天的工作量已经很重了,就不忍心再叫外卖了。我真的不喜欢麻烦别人。
机舱人员对我很好,很同情我的遭遇。一天早上,我刚起床,一个“大白”来给我量体温。我当时还有点生气,脸也黑了。但我被他的话“破”了,她说:“你好,八重镜。”那一刻我意识到她也在看我的视频。
最近网友给我起了个外号,叫小屋博主。我觉得挺搞笑的,就在我后来的短视频标题里用了这个名字。后来同事们开始取笑我,叫我“阿芳”。这几天我的粉丝一直在增加,我也思考过为什么有人喜欢看我的内容。应该是因为我的船舱生活很真实,现在的人很容易被极其真实的内容吸引。
我每天浏览视频下的留言,很多人都说我“搞笑”。但微博上的一条消息还是戳中了我,“你只看到了他搞笑的一面,却没有看到他的无奈。”我同意他所说的。我一直记得那天晚上刚进来的时候蹲在雨中求救。
也有人问我,我总是抱怨视频里的方舱条件有限,会不会引起大家对对方舱的恐惧?但我真的不这么认为。现在信息渠道很畅通。这几年,大家对收容的条件已经很清楚了。我传递给你的,只是一种苦中作乐的状态:人可以在这样的环境中快乐地生活。
说到这,我还是觉得有点笑。之前一直想做一个靠颜值和时尚品味收获粉丝的博主,但是朋友说你有搞笑的天赋,要靠你幽默风趣的性格取胜。但我坚决不信,现在也不得不信。
其实我大学一毕业就来上海找工作了。这是我在上海的第二年。我是电商平台从业者。我所在的行业,这两年被疫情多少改变了一些。本来我就是一个带货的主播。今年6月,我们的项目不顺利,我也被废了。但幸运的是,在我失业后的第三天,我找到了一份与电子商务相关的工作。这两年我的收入和同龄人相比还是挺不错的,感觉还挺满意的。
12月7日,一个“大白”通知我,我所在的街道已经在安排运送我回家,不出意外12月8日就可以“通关”了。
也有网友跟我聊,就是我在收容所的那几天,国家防疫政策有了很大的调整。面对离开收容所后的一切,我还是挺淡定的,我会继续按照国家的防控指导做好自己的事情。接下来,重点是事业。我觉得上海是一个让人忘我的城市。只要他们愿意全身心投入,就一定会有回报。
我要评论

上一信息:哪吒汽车旗下车型价格调整 涨幅3000元-6000元不等

下一信息:“另类”沙特王储:不抽烟,不晚归,只有一个老婆

联系人:卧虎

QQ:8888910

QQ:5243865